• 铁木道,金乌西坠。

    吧台上的球锁很整人,还好是结账要走时才想到拿起来玩。

    玩不动时会选择放弃还是死撑?我们总在小事上较真却在大事上迷糊。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鼓浪屿明明在眼前可就是看不见。

     

  • 蛋饼KO掉冷面 - [杂事]2009-06-25

    Tag:美食堂

    二度光临“再尹”。

    QQ新闻刚报过17省40度高温,厦门还好……只是还好而已。

    为了保持最低限度活动双腿的要求,放弃办公室微波炉以及外卖徒步走上6分钟去吃午饭是需要回报的——六人卡座、恰到好处的冷气、零零星星的客人、菜单上写的“冷面”二字,就是值得的回报。

    今天的小菜除了照样一份黄瓜泡菜,另一份竟是两小块厚实的蛋饼。

    第一回见拿蛋饼当小菜的韩馆,蛋液里合着切到极小的胡萝卜丁、蔬菜丁,煎作方方正正的蛋饼,再切作小块,红红黄黄绿绿搁在白盘子里看着就舒服。

    不知里面怎样调味,入口后滋味竟然颇丰厚,一时兴起沾了泡菜汁再吃……就是这个味儿。相较之下,意尤未尽的两块蛋饼比后面上来的冷面出彩多了。

    前天第一次吃他们家的泡菜锅,辣到涕泪横流,搞得老板娘一个劲儿道歉,好像我不会吃辣都是她的错。他们家的泡菜虽然偏辣偏酸,其实腌制时间充分,口感浓郁地道,加上用料充足(不知为什么冷面里只有一片肉,可泡菜锅里却菜多汤少),方令我吃到尴尬。不过米饭煮得真好,如果天不太热,再让厨房少放些泡菜,一汤一饭在我看来仍是够格的单身午餐。

    说到韩料,个人以为还是“长白山”和“南山楼”最佳,属于各等菜色水平发挥均衡且料足味美、性价比偏高的,想起“南山楼”的雪梨泡菜就觉得韩国人不食肉也吃得挺美,真难为他们六七款泡菜做出来碟碟滋味竟各不相同,说泡菜是韩国人饮食中的精髓着实不算胡话,可惜湖里不是我的地盘,已经N久没去,也不知是否还开着。倒是“长白山”的人一直是乌泱乌泱的,弄得在门外负责烤肉的汉子总不得休息,翻牌率居高不下。

    PS.忽然发现,其实可以把冷面上那撮辣酱单独取出,然后把面拎到碟子里拌着辣酱吃,辣酱分量自己调控,否则留在一大碗冷面汤里一搅活,哪儿还有辣酱的影子?中午觉得冷面偏酸,用冰大麦茶过了一遍再拌辣酱吃,间或喝口冷面汤,味道比较平衡。

  • 礼物 - [杂事]2009-06-16

    Tag:有点乱

    早上收到一串玉兰香链,玉兰花细细密密地排着,数了数,十五朵。进入这个新集体,一点一点地感受它的好。开会时电话震动,按cancel,老板会反劝着“先接先接,没关系。”;早上电脑还没打开,同事晃着过来问“吃了么?我有苹果”被谢绝后再晃回座位去;下班后不急着走,一起站在阳台上看夜景伸懒腰;中午没带便当,那边一面在微波炉边上叮午餐一面催我快下楼吃饭要不一会儿人就多了,弄得好像坐在电脑前面的我有多敬业似的……

    我已经把玉兰香链挂在脖子上了,体温烘出渐郁的香气,升腾着拢住了嗅觉。去谢谢人家,人家嫌我闻得太用力。我乐。

    桌上花瓶里的那支月季是上班第一天收到的,现在微微有些蔫,但花瓣依然很柔软。我想我挺喜欢这里。

  • 预备正式上工 - [杂事]2009-06-10

    Tag:有点乱

    明天正式上班,晚上请老妈吃饭(不正式上班也在请老妈吃饭啊~~)。老妈边喝炖品世家的汤边唠叨没家里自己做的好……可在家也没见老妈能这么自觉地喝下一大罐啊。还是比较喜欢世家清淡一些的小炒,可老妈偏爱台式红烧肉。有什么办法呢,陪着吃吧。倒是他们家的鲍鱼罐,脆是脆,鲜味却吊得不够,还不如宝贵家的呢。

    中午又放了老大一只鸽子,结果是在家一边赶工一边啃泡面,既对不起朋友也对不住自己,亏大发了。不过做喜欢的事,做完还是一身爽气。下午进去开短会,收工早了,没看见美丽的夜景。赶明儿晚上加班别怨,看看那么棒的夜景,也是享受。

    第一次脱离项目组自己挑担,和团队战不太一样,不过也挺high。CZ走之前扭回身摆手说bye的肢体语言忽然揭了他那层严肃的硕士生的面皮,太可爱了!

    啊,又下雨,不过很好听。

    下周一花花回来,可以开始期待了。

    什么时候上鼓浪屿去呢?又有一段时间没去了。

    PS。

    多趣问我为啥辞,交待了,他说人不能太直。我说我可以弯一弯,就怕不小心弯过头变成坏人没法儿跟自己交待。在没光没水的地方没法光合作用,不想死就只好挪窝啦。

    花花问我怎么往小公司跳啊,我说大公司的人牛皮哄哄文武全才俺搞不掂,她说“竟然也有你搞不掂的?”想了想又说,“得啦,别想啦,开开心心去干活儿吧!”

    邓问我上哪儿去呀,哦,小公司啊,没事儿,做得高兴就不得了啦。

    怎么说呢……谢谢。包括那些在这里没有提到的哥们儿姐们儿。

  • 再生 - [心思]2009-06-10

    Tag:有点乱

    去厦门小孩的博客逛,才发现这一年过的是什么日子,也才知道,原来这一年的后半年,过得有多么压抑。

    想象力和对美的东西的近乎粘腻的记录都缩水成香菇干大小,我有多久没想到要去拍下生活了?

    明天中午去京闽,我要带上相机,重新感知身边每时每刻的艳遇。

  • 七月见 - [杂事]2009-06-09

    Tag:有点乱

    CQ来了。周日那天GG一声招呼,来了七人。女生两人缺席,男生全员到齐。鑫林里的烤全鱼让人小喜欢,倒是啤酒下去一箱多,男生都跟没喝似的,毕业这么多年,酒量一个练得比一个好,不知算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厦门这边的同学比福州的似乎处得好。虽然一年也就聚那么三四次,但每回见面感觉都好。听说福州那边的都没怎么见面的,大学的那些日子和情谊如果不用点心去牵扯,可不说没就没了?

    饭桌上约着七月份办一次大聚会,在福州吧,过去有些麻烦,可学校在那里,关于大学的梦一般的记忆在那里,我们的那上千个日夜在那里。不知能到多少人,但大家都不太在乎,有心的卷袖子搭车请假扣工资也是要去的,没心的,搁家门口都不一定愿意走出大门来。

    我们要一起再上东街口麦当劳喝免费续杯咖啡喝到领班脸色发白,我们要想办法钻进东1转一圈再出来,我们要站在相思河边再瞧瞧被污染了跟“相思”一点都不搭的河水,我们要去“木莲”再吃上一顿,我们要在桶里点蜡烛坐草地上聊天,我们要在西区足球场赛上一轮男生动脚女生动口……饭桌上的气氛因为这个话题而变得兴奋到冒泡。

    饭后去打自毕业实习后没碰过的台球,男生给我开后门,白球想摆哪里就摆哪里,自己觉得挺没面子——球技太臭,他们看不下去只好这样“打发”我。埋单撤场时却被表扬说“有天分”……好吧,就当真话听了。

    下次见面在七月,很期待。

    PS.上上任“徒弟”去了另一个部门后终于转正,请“师傅”我吃饭兼咨询未来工作问题。原来经济危机已经这么严重——舒友滨北店用餐时间公共区竟然只有三四桌,点菜时有五名服务员同时为我们服务,“宾至如归”到有点吓人。

     

  • 2009职场脱困 - [杂事]2009-06-05

    Tag:有点乱

    辞职并结束手上工作,心情很好。

    把屋子做了大扫除,之前的躁动在这里烟消云散。功不可没的当然也包括Z打电话说她刚接手的新一期版面和稿子被全盘否定的消息。她想把稿子和版面传过来让我帮忙“看看”,我用沉默拒绝了——没办法,还没修炼到无欲无求大慈大悲的境地,因为“被排挤而不得不放弃喜欢的工作”这个原因,让我无法对Z抱有太多的善意和感念。想想也可笑,她真的以为我是烂好人了么?

    X去银行面试顺利过关,准备体检的消息也来了,我很高兴。在带的实习生中,他是文笔最好的一个,一个多月处下来“师徒”感情日增。短我好消息的同时他还说Z刚找他谈话——公司在他和另一实习生H之间打算选择后者,即使后者来这个部门实习尚不足一周,其文字功底按Z的说法是“实在是……”,而H最有力的优势在于H之父可能将为公司带来十余万的合作收入。只是对公司来说,这一点就足够了。

    幸有更好的工作在等待小X,否则这种过于现实的情景发生在任何一个初出校园的人身上,恐怕都令人十分郁闷。

    把从办公室和杂物一起带回来的半包马来西亚Old Town白咖啡泡了喝。与之相比,雀巢或麦斯威尔三合一都有点儿像糖水了——这样说来,国人还真是不一般的好忽悠。

    和朋友又聊起此前在办公室里遭遇的种种,现下回头再去想,的确挺刺激的,我戏称在这儿的一年遇上的事情比之前数年加起来都多,不是玩笑。而另两人那阵子不够义气地将我当成透明人,只在Z不在的时候才敢与我说上几句话的行为,虽能理解,却仍让人觉得可气可笑甚至是可恨了——换作是我,断不会因为一边是官大一级的Z,一边是同级的同事,而选择在双方出现矛盾的情况下以集体排挤的方式向Z邀功,并紧密团结在Z的周围。何况这矛盾还真是来得莫名其妙且充满阴谋与小人的味道。

    总之,终于退出这种境况,幸甚。朋友问为何不将事情前后说给老板听,我却觉得没有必要。这样看来我的确是独善其身的人,至于Z与她的同僚们明天会遇见什么,至此再与本人无关。连“揭发”这样的事情,我都认为没有花力气去做的必要了。而当时的种种,大有同一办公区内的其他部门同事一同亲历,是非自有公论,对于已经离开是非地的我来说,实在没什么好担心的。

    因祸得福,要有新开始了,静心恭候。

  • 缘分生生灭灭 - [杂事]2008-12-01

    Tag:有点乱

    问:把心种在土里会长出什么?

    答:长出连自己都没能看清的秘密吧。

    晚上临时起意,“仰泳”上Q。于是约下一顿午餐,得知一段惊人的喜讯,安抚一位因为失去“儿子”沮丧不已的朋友。

    午餐是拖了许久的。小姑娘实习跟着我混得挺开心。和我一起采访时就嚷嚷着要请“师傅”吃乌糖沙茶面(很抱歉,本人在厦门生活如此多年竟然还没吃过),结果到实习结束仍没成行。后来约了一次,又因为我临时有事取消。没了实习,其实两人也就没了频繁联系的理由,以为这么淡下去也就错开了,结果今天一“仰泳”,又把“乌糖”约了回来,看样子这“师徒”的缘分一时半会儿还断不掉。

    喜讯是真正的喜讯。离异的朋友找到了属于她的第二次幸福,对象竟然是她十六年未曾联系的大学同学,两人无意间有了联系,不过是一个月便成就了一桩美事。恭喜朋友,恭喜的不是结婚这件事,而是她有再次去爱的勇气和遇见让她感受爱的缘分。和朋友约定庆祝,新郎官看样子是个开朗的人,在QQ上托朋友之口要求和夫人一同赴约,从中看到了几分这个男人的体贴。

    至于另一位朋友,三年前他和伙伴一起开公司时我去现场考察,布置虽简单,但一群年轻人信心百倍。接下来的两年,朋友为了工作室的发展用尽全力,累得总在QQ上哇哇叫,边叫边加班熬夜。而他累极时会叫我去吃芒果冰,美其名曰借冰减压,实则让我当“垃圾桶”装他倒的苦水。第三年公司上了正轨,一切看起来都好,没想到今天其中一个股东忽然说要散伙,将其他一同创业的人都背弃了,他们这帮朋友的缘分也到了头。朋友说那是自己白手起家弄的公司,像儿子一样,就这么给了人,今晚不知道能否睡得着……我只能回答等他睡醒陪他吃冰,也算一种安抚吧。

    缘分这东西,来了挡不住,要散时想拉也拉不回。

    今晚6点钟的夜空出现这样一张(1moon+2stars)“笑脸”,感觉有点像老天爷爷给的礼物。吃晚饭时接到几通电话,竟然都是来报告此景的。看样子这张“笑脸”让半个地球的人都跟着笑了,真好。

     

  • 今天一天 - [杂事]2008-10-26

    Tag:有点乱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必胜客中山店对面的巷子里开了这家叫“咖啡社”的店。走迷宫一般找进去,原来是正宗闽厝!